The Most Important Memory

那些刻蚀在记忆最深处的,那些无法埋葬的,那些勾起你深深回忆的。

The Most Important Memory is My Child Memory.

儿时的记忆总是错乱的,
从胚胎到牙牙学语的记忆没有了踪影,
亦找不回姥爷不远千里而来的身影,
定有个神偷大盗拿走了我的记忆。

咯吱咯吱的声响是牛车前进的调调,
薄雾透出的晨光穿透玉米地香甜的空气,
与小黄牛相伴的是悠然前行的父亲,
陶醉于这美丽清晨的是摇曳在牛车上的双腿。

游历一座又一座中国乡村的房子是夏日中午的惯例,
管理院落中来自四方的蚁族是我义不容辞的职责,
拯救将要被雨水袭击的蜻蜓是我神圣的使命,
照顾被遗弃的兔子是我发自内心的渴望,
观察蝌蚪的生长是我对大自然的热爱,
牵着小黄牛的鼻锁是我探求真理的时刻,
用一堆野火唤起玉米的芳香是我释放魔法的时刻,
坐在高高的麦秆上是我倾听蹄声悠然的身体。